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沙尘之锁 第一章 无尽乱流,救生木盒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8:55

沙尘之锁 第一章 无尽乱流,救生木盒

梅林?艾弗里还没有度过他的第十八个生日,但是他所经历过的事情,却比许多八十岁的老人还要多得多。

他曾经与帝国最危险的通缉犯同行,曾经从一整队精锐飞翼骑士的追击下逃脱,曾经拯救了被十万蛮族围攻的边疆城邦,曾经让两位赫赫有名的宗师级药剂师心悦诚服。

因此有那么一段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非常关键而致命——艾弗里的心中不免出现了一切尽在掌握的错觉。连号称诸神瘟疫的炼金之殇都可以解除,连宗师巅峰的大巫师忒纳迪尔召唤的混沌风暴都可以抵挡,连十万蛮族围攻都可以打破,还有什么事情难得住铁大师,难得住身后倚靠着智慧之都丰富资源的梅林?艾弗里呢?

一场以悲惨和血腥的屠杀作为结局的欢迎宴会,给了艾弗里当头一棒。年轻的药剂师终于意识到,当没有预先做好准备的时候,他并不比一位普通药剂师强大多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艾弗里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一向关系友善的爱德曼男爵居然翻脸无情,动用烽火守护这种战略武器痛下杀手;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居然是位精灵女子,而且是曾经与荆棘花家族共同拥有考文垂执政权的雷科巴家族的末代血裔;仁慈睿智长者形象的黑尔德兰会长居然以怨报德,加入爱德曼男爵一方,与艾弗里等人进行了一次硬碰硬的冲击,结果导致烽火守护被彻底摧毁,荆棘之刺的成员死伤殆尽。

如果这一切还不够离奇的话,那么由于能量乱流的干扰,精确定位传送期间出现巨大偏差,导致艾弗里不幸置身于空间夹层之中,找不到任何方位坐标,绝对可以算得上是超出想象的离奇意外了。

艾弗里简直不知道在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精确定位传送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空间跳跃能力,通常只有非常熟悉空间类熔金术能力的导师,才有希望通过钻研而得到这种能力。与普通的空间跳跃类似,精确定位传送同样需要使用大量合金粉末,通过空间夹层形成节点,从而迅速抵达目的地。

只有足够强大的能量乱流才会干扰到空间跳跃,而能量乱流如果过于强大的话,会直接摧毁位于空间夹层的节点,彻底破坏掉精确定位传送的过程。

这股能量乱流恰好达到了有效干扰的结果,却又没有把艾弗里直接撕成碎片,而是让他停留在传送过程之中,也就是停留在空间夹层的节点里面,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脱身才好。

很少有人能够看到空间夹层的真正模样,哪怕是一些精通空间跳跃能力的导师和宗师,也只能看到一片无以名状的斑斓色彩。传送的过程远远比人们的想象快得多,而且涉及到一些时间与空间的法则,无论怎么说,在达到宗师巅峰之前,炼金术师很难触及到相关的领域。

源于对炼金术的无尽热爱,梅林?艾弗里确实设想过自己研究空间夹层的可能,但是那应该是在他年富力强的四十岁之后,开始逐步踏入宗师殿堂的时候,而不是在一次失败的精确定位传送期间,踏足在一处摇摇欲坠的节点上面。

脚下的椭圆形小岛漂浮在浓稠的灰蓝色雾气里,表面凹凸不平,面积不过十几平方米。小岛的边缘正在不断剥落崩解,剥落下来的粉末闪耀着合金所特有的光芒,远远看去宛如燃烧的星子,不过转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融化在那些灰蓝色雾气之中。

“这样下去,可有些不妙啊。”艾弗里意识到这是空间夹层的自愈作用——他和脚下的小岛被视为需要排除的异物,在无法打开出口的前提下,异物必然会被空间夹层的自愈作用彻底粉碎。

艾弗里的身上带了不少种合金粉末,用于施展传送类能力的合金粉末还有足足一罐,用来施展二三十次传送类能力也都足够了。然而当艾弗里通过融金术激活合金粉末,打算把脚下的小岛体积略微扩展一下的时候,发生的变化让他的脸色骤然变白。

合金粉末洒落的时候,小岛的体积确实明显增加,然而灰蓝色的雾气也像是受到了某种触动,从缓慢流淌转为激烈冲刷,一眨眼的功夫,就让小岛的边缘连续剥落大量碎末,体积迅速缩小,简直就像是被春天的溪流冲刷融化的残冰余雪。

艾弗里随后又试验了几种办法,结果都很不理想。冰霜皇帝戒指无法在灰蓝色雾气之中制造浮冰,修造术临时制造的空心铁船也无法在雾气之中漂流;附近的空间夹层像是被牢牢固锁一样,传送类能力根本无法成功制造出口,反而极易刺激到灰蓝色雾气,让脚下的小岛消失的速度更快。艾弗里甚至利用一些零部件制造出一架简易飞翼,然而那东西刚刚漂浮到几米的高度,就被从空中射下的一道闪光命中,散落下来的最大碎片不超过小手指的体积。

就在小岛越来越小,灰蓝色雾气几乎触碰到艾弗里衣角的时候,一个曾经在他耳畔响起过好几次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是每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能看到惊心动魄的东西,年轻的契约者,您比您的二十六位前任加起来都能招惹事情啊!”

艾弗里转了下眼睛,意识到这个声音只会属于那件秘银级诅咒物品——老瑟林的药剂匣,然而在引导者魔像的口中,老瑟林的药剂匣似乎不是智能炼金物品,换句话说,它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意识,更不可能主动开口说话了!

仿佛是看到了艾弗里脑海之中的念头,那个声音多出了几分恼火,“别把智慧之都的傻大个所说的话当成真理,契约者,它也只不过是个秘银级人造灵魂而已。如果不是被赋予了区域管理者和市民引导者的身份,他根本不足以与我的制造者对抗!”

“你的制造者……就是夺心长者瑟林?安罗斯吗?”艾弗里选择了一个试探性的问题。

“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是他没错。”盒子的回答带着些许无奈的口气,“制造者的名声实在是太糟糕了,以至于我想要找到靠谱的契约者越来越难。”

“因为他们都被你吸取灵魂了吧。”艾弗里语气谨慎的表示。

“我可是严格按照契约行事,从不坑害任何人,是贪婪毁了他们的灵魂才对。”盒子语气郑重的说,“关于二十六位前任签订契约、进行交易和毁掉灵魂的全过程,在我这里都有记录,您可以任意搜索和查看。”

嘶啦一声轻响,艾弗里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右脚鞋底沾上了一点灰蓝色雾气。那双鞋子是市场上能够买到的最好防护物品,专门为了进行危险的融金术实验制造而成,耐高温、耐强酸、耐冰冻,可以说是一双扔进火炉里面都会毫发无损的鞋子。

然而只是略微沾上一点雾气,右脚鞋子就彻底毁了。艾弗里只觉得脚心开始发麻,像是踩在一块彻骨寒冰上面。脱下鞋子查看的时候,发现整个鞋底都被腐蚀得千疮百孔,脚掌上多了一块死白的皮肤,碰上去没有丝毫感觉。

“空间夹层的鬼雾是最为致命和危险的十种炼金物质之一,即使是我的制造者也要小心谨慎的对待。”盒子的提醒声随后响起,“契约者,我感觉周围的能量乱成一团,以你现在的能力,恐怕没办法从空间夹层里面打开一条逃生通道吧?”

艾弗里沉默了一下,随后坦然表示,“确实如此,看来我们之间的契约也会很快结束了。”

“我可不这么想,契约者。”伴随着一声轻微的空气爆响,那只色泽陈旧的古朴木盒出现在艾弗里面前,盒盖一张一合,仿佛是说话的嘴巴。“我有办法解决你的困境。”

“药剂匣先生……”

“抱歉打断一下,请叫我魔匣,或者伟大的魔匣也行。”

“好吧,魔匣先生。”艾弗里立刻改口,他从来都不会在这种细节上纠缠不休,“请问你有什么办法?或者进一步说,按照你的办法逃生,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盒子没有马上回答,张开的盒盖里面光芒闪烁,似乎在思考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艾弗里脚下的小岛已经被雾气消融到了仅容双脚站立的体积,在盒子沉默的时候,他不得不将剩余的合金粉末全部催化,立刻将小岛扩展到最初的体积。

然而这样一来,灰蓝色雾气所受到的刺激就太大了。

伴随着仿佛激流翻卷的哗哗声,附近的灰蓝色雾气骤然翻滚起来,冲击得整座小岛摇摇晃晃,小岛在大块大块的剥落,而非一点一滴的侵蚀,几乎是两三分钟的时间里,小岛就失去了一半以上的体积。

在雾气翻腾之际,盒子就已经没有了选择,它必须拯救自己的契约者。盒盖猛然张开,里面排列整齐的药剂纷纷下沉消失,随后盒子的体积飞速膨胀,只是眨眼的时间,就膨胀成数米长的一艘方形小船,在灰蓝色雾气之中漂浮动荡。

“上来吧,契约者,这是完全免费的救生行动,不需要你提供任何代价。”盒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沮丧,“你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等到能量乱流平息下来之后,计算出一条离开空间夹层的通道,而这也正是你必须去做的事情。”(未完待续。)

普宁华侨医院预约挂号
黄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白癜风怎么治疗
江苏牛皮癣怎么治
扬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