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邪能复兴 第82章 像少女呀飞翔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9:04

邪能复兴 第82章 像少女呀飞翔

重建图书馆是件浩大的工程,学院宣布休假三天,以处理各种事物,包括配合佩雷拉达城前来的调查人员。把这三天和周末连在一起,外加逃掉两天课,卢克决定凑出一周回家看看。

勒内和索菲娅已有了计划,他们决定去奥索纳的山区来个短途旅行,说是篷车都预定好了,一来一回,大约也是一周。

飞鸟酒吧,当卢克和佐薇走进去时,发现斯特恩还是坐在那个角落打牌。他一个人在木桌两侧来回跑,还是玩着人格分裂的那一套。

不过这次边上坐了个旁观者,乔蒂抱着本塑能法术书,把它摊放在膝盖上。她身材娇小,魔法书就显得很大,配合她看书时才戴上的遮住她半张脸的眼镜,给了卢克一种到了自习室的错觉。

“你们……不一起玩吗。”卢克有些尴尬。

“不。我得抽出时间把休假后要教的课程预习掉,”乔蒂解释,“五条咒语需要熟记。”

“不就是五条吗,半小时就能搞定了。”桌子左侧那个斯特恩说,而后他盖上自己的手牌,去了对面,问卢克自己刚说了什么。

“可是光背诵很难揣摩到正确的发音节奏,”来到桌子右侧的斯特恩反驳,“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问其他法师。”

卢克打断他们的吵吵,向侍者再要了两杯果汁,再把斯特恩桌面的牌糊乱,开始问他们这几天有什么计划。

“当然是玩了,这还不得好好放松一下,”乔蒂伸了个懒腰,“我决定在练习法术之余,每天抽出半小时来学习舞蹈,再用一小时去园子里画油画。”

卢克和斯特恩注视了乔蒂一会儿,然后发现学霸的发言已经完毕了。

“就这样?”

“就这样。”

卢克用力揉了揉脸:“很合理的安排,那么斯特恩你呢。”

胖法师揉着第二层下巴想了想,又揪住脑门上的一簇卷毛绕了三圈:“既然你出现在了这里,卢克,那么我原先的安排其实就不那么重要了。”

乔蒂掏出鹅毛笔在书页上用力划着重点。

“不,我只是随口一问。”卢克表示自己来这边也是偶然。

“我想去你家的领地看看。”斯特恩把牌整理好,重新洗过,塞回木盒里。

卢克并没有和斯特恩说过这个计划,甚至佐薇在早上都才刚听他提起,如果是谁告诉过斯特恩的话,那么只可能是勒内那个家伙了。

“据我所知……白槭男爵领并不像他们说的那么不堪,”斯特恩回忆着什么,那多半是他在家族商会中接触到的东西,“我没有接触过费尔南德男爵,也就是你的兄长,不过据我所知,男爵领的衰落主要还是他的原因,这么说希望你不要生气。”

“他们也这么说。”卢克耸耸肩,事实上他对领地的事务几乎一无所知,甚至妹妹路维亚看上去也比他明白一些,儿童时代的卢克除了四处乱窜和跟随民兵队长学过几下三脚猫剑术外,基本把时间耗费在了捉鱼捕鸟上。

至于到底是不是费尔南德的问题,卢克发现自己很难发表定论。

“那么正好我能够以威尔商会的名义考察一下白槭领。”威尔商会是斯特恩家族商会的名字,也正是他本人的姓氏,他们在城北经商,是和克拉克伯爵有商业往来的诸多中小商会之一。

佐薇晃悠着半杯果汁。

卢克看着那杯果汁,想说,不如去我们那边玩上几天,在乡间田野中走走,但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来。

斯特恩一拍脑门:“现在的佩雷拉达境内可不太平,据说有盗贼团出没,我们两个一阶的弱者,还是得请个护卫啊。”

卢克瞪眼,这附近什么时候冒出的盗贼团?

斯特恩起身来到佐薇面前鞠躬:“尊敬的圣武士阁下,我是炽光照耀下青青草地上的羔羊,请问能否有幸向身为牧者的神职人员请求帮助,带领我们度过未知的危险,护送手无缚鸡之力的法师去白槭领呢?”

佐薇愣住了。

斯特恩咬咬牙,从钱包里摸出三枚铜币:“这是您的报酬。”

“好。”佐薇从中取走了一枚。

……

佩雷拉达城,坎贝尔商会总部。

巨大的房间中每一面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遮住,那窗帘由天鹅绒制成,在昏黄烛光的照耀下分不清是红色还是黑色。本该采光极好的房间,笼罩在沉沉黑暗之中,铜质的壁灯俱皆点亮,每个高脚银烛台上火光闪烁。

地毯沿着外面的走廊想大厅内延伸,经过了数级上升的台阶后,抵达宛如王座的椅子。那椅子的用的是金丝楠木,靠背上雕着一架天平和一对羽翅。

老坎贝尔就这样坐在他的王座上,这是城南无冕之王的位置,这是由他一手打造商业帝国的象征,如今他的商品已经远销到王国的每个角落,金币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

这是个好时代,这是个和平的时代,一个商人所能拥有的,就这些。

但远远不够。

烛光照在他鹰隼似的脸庞,把影子斜斜长长投落在大厅中间,这是个沉思中的老人。

“有客到——”外面响起传令员拉长嗓子的呐喊,只是这呐喊中似乎带了些恐惧。

有身着黑袍的高挑身影沿着走廊缓步而来。

他路过每一盏壁灯,那橘红的灯火就忽地一闪,变成了磷火般的青色。坎贝尔商会被挡住阳光的各个角落仿佛变成了巨大的墓地。

两侧站立的商会卫队,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私兵,战栗着几乎握不住手中的长柄斧,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锃亮的胸甲,腰间的配剑均为精钢打造。

只是在这黑袍人面前,卫兵们仿佛手无寸铁,不着寸缕。

宽袖下的双手虚推,大厅的门轰然而开。坎贝尔朝那个人看去,宽大兜帽罩住了半张脸,只能看到惨白的脸色和淡淡的嘴唇。黑袍人还是同上次前来一样,没有随从,也没有跟班,照理说他属于脆弱的法师。

然而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头破笼而出的凶兽。

黑袍手中的骨杖往地面一拄,站在离坎贝尔大约五步的地方。

“很高兴再见到你,复苏之光的使徒大人!”坎贝尔满脸皱纹活了过来,在脸上堆出灿烂的笑容。

黑袍人轻微咳嗽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痛苦,但很好地掩饰了过去:“你是在欢迎我。”

“那是自然,”坎贝尔快步走下台阶,亲手为他拉过一张凳子,比了个请坐的手势,“我是个纯粹的商人,公平的交易是我最看重的东西,而高贵的生意合作伙伴更是能够得到我们最真挚的待遇。”

黑袍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从袖中掏出一瓶药剂:“那就直奔正题吧,三千枚金币,初生之神合剂。”

坎贝尔带上丝绸手套,接过那个水晶瓶,看了几眼,然后交给身旁的炼金师。后者摇晃瓶子,观察里面的泡沫和液体的色泽,又在黑袍人许可下取了一滴,在房间角落的炼金台上加以分析。

“它是有效的。”炼金师在系列检测后得出了肯定的结论。

“当然,当然,它是真的,”坎贝尔一拳捶在掌心,显得激动异常,“使徒大人,能够进入学院,接触到那头试验品,还真是非您不可啊,只是不知道那头试验体现在如何呢。”

“它很好,”黑袍人说,“不过这不是交易的范畴。”

“我知道,可是您就不能满足一个可怜老人卑微的好奇心吗?”坎贝尔摘下商人圆帽,露出了满头花白的头发,佝偻着背似在恳求,“只看一眼。”

“不可能。”

坎贝尔叹了口气:“世间万物均可明码标价,不如这样,五百枚金币。”

“别想了。”

“七百枚。”

“别把复苏之光当成你这种肮脏的商贾!”

坎贝尔脸上毫无受挫的神情,反而显得愈发恭敬:“一千枚金币,外加冷杉之战中寻回的一本死灵之书,我看上一眼就好。”

当听到“冷杉之战”时,黑袍人的身子震了一下:“好,成交。”

当那头实验体小型鼠人被取来时,坎贝尔的手下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准备了一桌酒席。那些异兽的肉类和完全无法在佩雷拉达生长的水果堆栈其上,即使国王的正餐也不会更豪华。

称赞实验体过后,坎贝尔似乎达成了“只看一眼”的愿望,把装鼠人用的笼子搁在一边不提。即使黑衣人显得疑惑,只是刚刚因此收了人家一千枚金币巨款,也不好直接拂袖离席,于是在大商人的殷勤下饮了两杯果酒。

第二杯果酒被喝尽时,坎贝尔悄悄摸住了左手食指上的戒指。白光一闪,大商人原地消失。定点传送魔法发动。

黑袍人把眼前的桌子一推,猛然立起,冲向实验体的笼子。

两队手持长柄斧的精锐私兵从两侧暗门冲出,列队杀向黑袍人。死灵法师可不是那些被近身后毫无反抗能力的施法者,在私兵惊恐的眼神中,他们的影子扭曲挣扎,脱离了自己的身躯,箍住主人开始噬咬。

惨叫声在大厅中此起彼伏,死灵法师眼看就要拿到那个笼子,但上面突然垂下一枚绳钩,将它吊起,带进了房顶的暗门中。

黑袍人兜帽下的半张脸因愤怒而扭曲,他四下寻找可以通往楼上的通道,可每一个出现的通道都涌出大量私兵。

“坎贝尔,你知道你在冒犯谁吗!”黑袍人怒吼。

“复苏之光而已,”大商人虚无的声音从大厅的各个角落传来,“一群躲在阴影之中不敢见人的老鼠。”

“好,我看看你倒是有多少人命可以赔,”玛雯手中黑雾涌动,“死亡波纹!”

这是中高阶死灵法师的杀招,方圆数十米内的生灵都会遭到亡灵能量的毁灭性打击,在战场上更是横扫一方的存在。这个魔法威名赫赫,以至于听到这个名字的私兵都忍不住开始退却。

但是来不及了,灰黑色的亡灵之力荡涤大厅,留下一具具尸体。

“啪啪啪,”大商人的掌声响起,“精彩的表演,不过下面出场的同样是我的客人,不知道能不能入了使徒阁下的法眼呢?”

一柄焰刃巨剑出现在大厅的门口,而后充溢五阶圣力,披着绘有金十字白袍的雄伟身躯出现。

圣武士布鲁斯,接到请求,前来消灭骚扰商会的死灵法师。他身后是近十名神官和圣武士组成的神殿小队。

黑袍人毫无慌乱,地上死去的私兵在他的召唤下变成行尸站起,毫无畏惧地冲向圣武士们,而后在金色剑影和圣光中化为粉末。这时候那些被召唤的影子迅速汇聚,凝结成形,在死灵法师面前站成了黑色的马形巨兽。

“幽影战马?”圣武士布鲁斯的瞳孔收缩,大剑一挥,“挡住他!”

神殿小队不顾伤亡,径直冲向黑袍人。

“驾!”死灵法师翻身上马,幽影马四蹄舒展,踏步狂奔,在骑手使用白骨之矛和影龙之息法术的掩护下突围。

“哗啦——”大厅的雕花玻璃被撞碎,一人一骑,破窗而出。

这是四楼,正常人落下去都会被摔个半死。

圣武士们在窗口集结,沉闷的振翅声鼓荡作响,从窗口传入。

一头暗红色的巨大蝙蝠从下面升起,背上有名少女,她的兜帽在剧烈的行动中掉落,身着黑袍,瞳仁泛金,杏眼圆睁,浅色柳眉倒立:“盖乌斯·坎贝尔,坎贝尔商会,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蝙蝠尖啸一声,消失在佩雷拉达的天际。

黑龙江绥化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普仁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广西治牛皮癣费用
珠海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