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失败的战斗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4:28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失败的战斗

一时间雷光四处散落,树枝也开始因为这股力量而燃烧起来,diǎn亮了整个森林的尽头。

轰隆隆的雷声过后,一面奇形怪状的盾牌扣在了塔雷洛斯的左臂,盾的中央刻着雷属性的魔法铭文,正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丝丝电流。

“别xiǎo看这东西啊,即使是用来防御的盾牌,一旦落在强者手中会比刀刃还锋利。”塔雷洛斯轻轻敲了敲盾面,传来“铛铛”的声响。

他的右手没有加持其他武器,但青之风魔师的罗盘上却依旧还有三个方位的凹槽没有显现在星寒眼前,东方代表火和雷,其他的三方必定有着各自的两种属性。

星寒突然垂下手中的剑,头发遮住了眼睛,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怎么?放弃了吗,只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塔雷洛斯有些吃惊地望着星寒,看不清他的眼睛,连攻击都变得异常困难,“喂,别让我失望啊!”

一个不经意间,星寒的嘴唇快速地来回张合了几次。

“咒语吗?都説了那种东西对我是没用的。”塔雷洛斯嘲讽道。

明知道是这样,星寒依然继续着咒语的启动:“爆炎之地,祭祀火焰之精灵,巴姆雷特的火铳,散射吧!”

星寒的左手微张,一把稍长的火铳渐渐由火焰元素凝实在手中,食指猛地扣动扳机,几颗冒着烈焰的子弹瞬间散射向不同的角落。

“叮叮叮……”

子弹不断地落在雷光盾上,丝毫连灼烧的伤害都没有造成。

塔雷洛斯淡淡道:“真是顽固,明知道……什么?!”

“取缔之三刻剑,开启!吾之枪,名曰——赤露!释火皇女,迎接你的主人吧!”

就在塔雷洛斯以为胜券在握之际,断星的剑身再次散发出扭转局面的光芒,一杆从烈焰中祭出的枪飞快地在巨弓的弦上发射而出,如同一道流星一般正命中了悬挂在天空中的青之风魔师!

“咔——”

东方的区域被刺穿了一个巨大的洞,凹槽也破碎的不成样子,塔雷洛斯手臂上的雷光盾逐渐消影,化作diǎndiǎn残缺的魔力飘向远处。

“没想到会被你发现呢。”

“xiǎo孩子的把戏了,以为我不会注意到那个东西吗?”星寒略显轻松地应道。

“哼哼哼……”塔雷洛斯突然冷笑了几声,抬起头轻声道:“那个刻印已经能连续释放两次了吗?第二次似乎是王座化之后的禁器,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与你无关。”

塔雷洛斯似乎早就知道了答案,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将右手高举至罗盘北方。

“北方之冰,幽禁于堤岸的冰莲啊,在世人面前展现吧……”

一股寒流直冲心房,罗盘北方的位置竟然开始慢慢结冰!数秒之后,整个青之风魔师已经被冰霜包裹成一座冰轮盘!

“北方之水,清洗王城的荣耀,请再次凝聚。”

“呼——”

冰面之上,一道水流缓缓汇聚于塔雷洛斯的右手,一柄修长的水元素长刃快速刺向星寒。

“叮!”

水刃的第一击落在断星的剑身上,但出乎意料的是,长刃竟然在碰到断星的同时就已经分裂成两半,绕过了禁器后毫无阻碍地划向星寒的脖颈。

这一击绝对躲不过去!

星寒深知自己和水刃的位置有多么尴尬,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抽回断星进行二次防御,而且就算是防御也会被水刃以相同的方式再次躲过!

“破坏魔术,展开!”

“轰!”

水刃在星寒的面前突然爆炸,四散的水花溅了一身。星寒吃惊地寻找着魔术的发动者,作为魔术师,只有菲儿和沃拉才有这种能力摧毁塔雷洛斯的王座化术式。

“哼,真是碍事,算了……”塔雷洛斯看了一眼只剩了一段剑柄的水刃,一把打散水流后把目光移到星寒身上,“星寒,别以为你赢了,这个女孩就先寄存在你这里好了,记住,今天的战斗,你已经输了。”

星寒没有説话,只是紧紧地握着断星看着塔雷洛斯,的确,如果刚才不是那个魔术的话,自己恐怕早就已经死在他的水刃下了。

“那边的魔术师,不要妄想可以从我的手下救他第二次……”话音未落,塔雷洛斯的身影早已不为人所认知的速度消失在原地。

“咳……呼、呼……”长时间的高强度战斗已经把星寒的体能和精神力逼向尽头,断星也因为脱离了艾斯洛特的状态而到了使用时限。

缓缓走到萝丝身旁,捆在她身上的红色晶体已经在塔雷洛斯离开的瞬间碎成了粉末,但由于长时间被禁锢着魔力与异能,到现在都没有缓和过来。

“星寒,你没事吧?”月星拍了拍星寒的肩膀,他的样子实在让人担心,就像是临界于死亡和存活的节diǎn之间一样。

“没事……説起来,刚才的那个魔术师是谁?”星寒四下寻找着魔术师的能量源,刚才塔雷洛斯的力量一直扰乱着自己的探测,现在却又突然像是消失了似的。

“不知道,大概是沃拉吧,如果是菲儿的话早就出来了。”月星猜测道。

一旁的瑞德收起了祭之雪,冷声道:“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星寒突然留住瑞德。

“干什么?”

“那个,谢谢你刚才帮我保护这家伙。”星寒依稀记得在与塔雷洛斯的战斗中用余光看到了瑞德架起的防御。

“切,无聊。”瑞德把头发梳回成中分,缓缓离开。

时间已经很晚,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都没有人发现,看来塔雷洛斯在战斗之前已经做出了充分的准备,隔绝力量的话,凭借他的水平应该可以轻松做到。

暂时还没有恢复走路的体力,月星已经叫了艾莉莎开车过来,现在除了在这里等候以外别无他法。

“星寒,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许久,萝丝突然xiǎo声説道。

“不怪萝丝啦,你看,我连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萝丝能反应过来已经很不错了呢~”月星靠在一旁的树干上,抬头看着天空中被乌云遮盖住的月亮。

星寒见萝丝还存有内疚,便安慰道:“好了,不要怪自己了,对付那种怪物一样的家伙光是理解他的动作就已经不容易了,萝丝在那一瞬间不是做出防御了吗?”

“诶?萝丝知道他会攻击过来啊?!”月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萝丝问道。

萝丝没有否认,diǎn了diǎn头道:“嗯,因为他在战斗之前就説过我的力量很特别,随时发起攻击都不会觉得奇怪,所以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了……”

“亏你能注意到呢。”星寒勉强抬起手摸了摸萝丝的头,“他们制造出那种声音就是要引萝丝过来吗?”

“谁知道呢,那个人刚才好像説这个只是他自己的兴趣吧?会不会另有其他目的?”月星走到悬崖边,翘起脚尖向下望去。

説话之际,从一旁的树林中猛然冲出一辆亮黄色的跑车,声嘶力竭的刹车声过后,扬起一阵尘土。

“星寒,你没事吧,真是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啊?”艾莉莎匆忙从车上跑下来,一脸怨念地看着星寒。

“嘛~应该説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吧……只是让你来接我们而已,开这种车子过来干什么?”星寒瞅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跑车,车灯照的自己睁不开眼睛。

“我特意没有告诉菲儿,告诉她肯定会担心的,快回去吧,看你全身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艾莉莎示意萝丝帮着她架起星寒,一步一步向车子的方向挪去。

“是吗,谢谢了。”星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坐在车子的后座不敢再动。

“艾莉莎老师,沃拉在宿舍吗?”月星似乎很在意刚才的事情,便问道。

艾莉莎回忆了一下,diǎn了diǎn头。

“什么?”星寒的身子突然颤了一下,如果菲儿和沃拉都在宿舍的话,那么刚才的魔术又是谁在操控?!

“怎么了吗?”艾莉莎见星寒一脸惊恐,没有发动车子,从驾驶座转向后排问道。

星寒皱着眉头道:“算了,没事了,我们先回去吧。”

“哦。”

引擎的声音传来,跑车快速地离开山崖,向城堡的方向驶去。

……

“哥哥……真的没事吗?”菲儿趴在床上看着星寒身上的伤痕,炫力的修复之后只剩下些许的淤青。

“嗯,艾莉莎説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没问题的。”

菲儿松了一口气,道:“真是的,艾莉莎老师説哥哥从悬崖上掉下去了,真是吓死菲儿了~不过幸好没有什么大事呢~”

“啊……哈哈……哈哈……”星寒愣了几秒,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对艾莉莎的怨念,原来是跟菲儿説了这种事情才平定下来!

“笃笃笃”

“星寒……”萝丝拖着一只和她的身体等大的枕头站在门口,似乎不敢进来一样。

“萝丝又没有地方睡了吗?”菲儿好奇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客厅,已经是黑灯瞎火的了,“哥哥,让她今天睡在这里吧,否则太可怜了。”

“嗯,没有办法了,不过幸好假期就快过去了呢,大概三个星期之后就能回到学院继续上课了。”星寒把萝丝让进来之后关上门,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日历。

夜已渐深,萝丝和菲儿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是进入了睡梦,夹在两人中间没多久便被全身的酸痛折磨的精神崩溃。

“呀呀呀呀……”一个翻身的不xiǎo心,腰间的伤正好碰到了萝丝的胳膊,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果然不能继续在床上呆着了,星寒决定趁着夜色出去走走,攒够一些睡意再回来。

穿过走廊,天幕下的花园在夜间非常静谧,花香弥漫着这个空间,而在天幕的一个角落,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里似乎是月光唯一可以触及的位置。

慢慢靠过去,一缕茶的清香钻进鼻子,竟然还有人会在那么晚的时候在这里喝茶。

余姚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青岛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张家口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