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械医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启明的亲生父母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5:38

械医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启明的亲生父母

苏弘文看了看众人知道他们都是普通人一个学医的都没有,要是用医学术语说这件事估计没一个能听得懂,想了下措辞直接用白话道:“刚我说了孙淑杰之所以发疯是因为被失去幼崽的黄鼠狼催眠了,这种情况如果尽快送到心理医生那是很容易治好的,但现在华夏十分缺少心理医生,远的不说就说咱们省,估计只有省医院才有专门的心理医生,市一级的医院根本就没有心理医生,这样一来孙淑杰就没办法得到及时的治疗,耽误了她的病情。”

斐冉插嘴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孙淑杰发病的时候立刻送她去看心里医生就不用吃药了?耽误了就得吃药?”

苏弘文点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因为耽误的时间太长黄鼠狼通过眼睛传达给孙淑杰的怨念已经深深的植入到她的脑海里变成顽念,也就是成了孙淑杰的主要认知,所谓的认知就是人脑接受外界输入的信息,经过头脑的加工处理,转换成内在的心理活动,再进而支配人的行为,这个过程就是信息加工的过程,也就是认知过程,以前孙淑杰有一个正常的的认知,可现在他的认知已经大大的歪曲了,如果此时贸然用心理学上的一些手段对她进行治疗,不但不会纠正她认知的歪曲,反而会加重,轻则让她彻底疯掉,重则重创她的大脑让她变成植物人。”

苏弘文这番话一说完侯长林就变了脸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婆得的这怪病会如此凶险。越想苏弘文的话他就越后怕。

苏弘文继续道:“所以在这个时候需要通过药物的作用让她歪曲的认知变得薄弱,也就是让认知不在那么强烈。说得在通俗点就是利用催眠类药物让她安静下来,让她大脑发出的歪曲认知信号变弱,可贸然用安眠药的话也不稳妥,因为安眠药会让她进入到睡眠状态,就算没有进入到催眠状态也会让她的大脑变得迟缓,这种状态是不适合进行治疗的,所以我选择了感康跟利多卡因,大家都知道感康是治疗感冒的。但估计大家不知道这类感冒药里存在这麻黄碱,麻黄碱大家很陌生,但毒品都听过吧?利用麻黄碱可以制造冰毒,冰毒有致幻的作用,而制造冰毒的麻黄碱在经过简单的加热后也会有一定的致幻作用。”

苏弘文已经尽量用白话跟大家解释了,可所有人都听得一知半解,最后就知道感冒药能制作毒品。反正总之苏弘文是用毒品来救孙淑杰。

苏弘文看大家一脸疑惑的表情是苦笑连连,他知道自己虽然用了白话,但里边说到的东西还是让他家没听懂,他只得用更精简的话语道:“我利用加热与利多卡因提炼出一种变异的麻黄碱,学名叫做RT-麻黄碱,这个东西就有致幻的作用。在有利多卡因大家都知道是麻药,可这个东西还能治疗心律不齐,也就是说利多卡因能控制人的心率,当孙淑杰吃了这些药后她产生了一定的幻觉,她最想看到的是什么?肯定是她的孩子。在加上我的催眠引导于是孙淑杰就看到了她的孩子,利多卡因在这时降低了她的心率。心率降低了自然对大脑的供血不会很充足,在这一刻她的大脑出现了迟缓,于是我打了个响指,修正了她歪曲的认知。”

苏弘文又说了一大堆,这次算是让大家听出了个大概,总结成一句话就是给孙淑杰吃了药,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放下了那些歪曲的认知,然后苏弘文也利用催眠术让她恢复了正常。

孙悦在这时候赞叹道:“苏医生你太厉害了,偶像啊,给我签名吧。”

苏弘文伸手一指斐冉道:“你应该找她签名,她的签名可比我的值钱多了。”说到这苏弘文突然对侯长林道:“侯长林是吧,我这次来就是想问你我们东莱市市医院会议室外边的孩子是不是你仍的?”

苏弘文打了侯长林一个措说不急,上一刻苏弘文还在说他如何救孙淑杰,下一刻又扯到了孩子身上,这一下让侯长林愣住了,可随即他脸上的表情就在不断变化,苏弘文知道他在挣扎,于是苏弘文也没在说话,他已经可以确认侯长林就是启明的亲生父亲,不然他不会如此的纠结。

过了好一会侯长林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是,那孩子是我儿子,我对不起他。”说到这侯长林落了眼泪,黄鼠狼都有舔犊之情,侯长林这活生生的人怎么能没有?此时他很难受,他在自责,自责为什么就把孩子给仍了。

侯长林擦了一把眼泪道:“我对不住孩子,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苏大夫你也看到我们家里的情况了,我们家那有钱给他治病,在说了医生也跟我们说孩子那病就算是治也很可能治不好,我跟我老婆没办法才把他给仍了。”

侯长林说的这些苏弘文自然明白,小启明得的是先天性胆道闭锁跟肛门缺失,后者做个手术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可前者实在是太要命了,肯定要做肝脏移植,侯长林就是个普通的农家汉子他那有钱做这个手术,就算有术后的抗排异反应药他也买不起,这些药比做手术的费用还要高得多得多,稍微好点的药一个月就得十几万,这种药最少要吃半年以上,如果有需要还会延长,侯长林砸锅卖铁也弄不到这么多钱,就是因为没钱他只得把自己亲生的儿子丢掉,这是一份深深的无奈。

苏弘文呼出一口气道:“你说的我明白,不过治疗费用这块不用你操心了,启明在我们医院的住院费用医院全免,并且启明现在有几百万的捐款,这些钱足够他后续治疗之用。”

侯长林因为心里一直就自责把儿子仍了,所以他不敢看太多关于启明的,这样一来他是不知道这些事的,听苏弘文这么一说他立刻喜道:“真的?”

苏弘文点点头道:“我骗你干嘛,现在启明有足够的钱去治病,可要想治好他的病就需要肝脏,我们前阵子通过媒体呼吁大家为启明捐献肝脏,献爱心的人确实有很多,可却没一个能跟启明配型成功的,我这次来找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去配型,因为你们是启明的亲生父母,你们跟他配型成功的几率最大,一旦配型成功我希望你们能为启明捐献肝脏,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彻底治好他。”

苏弘文话一说完村里人都傻眼了,有人窃窃私语道:“我的个娘,让侯长林跟她婆娘捐肝,没了肝他们还怎么活?”

侯长林脸上也是为难的表情,他也是这么认为的,苏弘文刚想说话侯长林一咬牙道:“我们捐,只要能救活我儿子,让我死了都成。”

在这一刻苏弘文更确信侯长林就是启明的亲生父亲,因为他以为捐了肝脏自己就得死,可他还是同意为启明捐献肝脏,为此不惜搭上自己的命,能为启明做到这步的人也只有他的父母。

苏弘文笑道:“你别害怕,捐献肝脏也不是把整个肝脏都给启明,只需要一小部分就可以,虽然你或者你妻子捐献了一部分肝脏会对你们的身体造成一定的损害,可不会死,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也就没什么大碍了,放心。”

侯长林立刻欣喜若狂道:“真的啊苏大夫?”

苏弘文笑道:“我说了好多次了,我不会骗你的,你怎么就不信那?好了去我们医院配型的事不急,等你妻子身体养好了在去,现在没什么事了,我该回去了。”

揭穿了孙家旺的骗局,启明的亲生父母也找到了苏弘文就想回去了,医院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做。

侯长林一把拉住苏弘文道:“苏大夫你可不能走,您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侯长林是穷,但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说到这他也不等苏弘文说话直接对村里的人道:“一会大家帮我杀羊,我们请苏大夫吃饭,大家晚上都来。”

村里人都很朴实,虽说侯长林要请大家吃饭,但他们还是想帮衬一下,不能让侯长林自己花这个钱,于是村里人轰然应下随即就各自回家拿菜拿肉,还有拿桌椅板凳这些东西。

苏弘文被大家围着不让走,他只得答应留下吃饭,村里人也挽留了陈警官这些人,不过他们还得办案子于是就拒绝了村里人的挽留带着垂头丧气的孙家旺、何仙姑、六子以及其他几个同伙回了镇上的派出所。

苏弘文被孙玉海带到他们家闲聊,侯长林家这里则开始杀鸡宰羊,院里忙活得是热火朝天,天黑的时候一顿丰盛的晚饭便开始了,要是夏天直接就摆在村里的过道上,可现在天气太冷只能在侯长林家的院子里搭建个棚子,这棚子可容不下全村的人在这吃,所以就成了流水席,吃一桌走一桌,苏弘文则跟侯长林这些人在屋里吃,到不用吃完就走。

信州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灵川县中医院怎么样
太原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兰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盐城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