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徘徊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15 16:47:04
徘徊在城市与乡村之间

近来,我的脑海里常常冒出这么一个动机:依我目前的状态,到底是生活在城市还是生活在乡村呢?这个想法一直以来,长时间困扰着我,让我找不到答案,堕入深深困惑当中。

其实,说长不长说短也其实不短,我生活在这鄱湖边小城里的时日已是近二十年了。我刚进城的时候,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其间,每次的回老家甚或是遇到昔日的朋友、同事们时,他们都会用充满羡慕的神情对我说:你进城了,真好!因而,我便自内心里隐隐有一种自豪的感觉产生出来,说不清那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虚伪的满足。

可是,虽然说我在这小城生活了这么些年,事实上,倒真是没有多少生活在城市的感觉。你看:马路上没有巴士,街道上没有TAXI,夜里的路灯还总是时不时的才会亮起来。稍微让人动心的一道风景就是那大街上乱停乱放,横冲直闯,敞着雨蓬的人力蹬士,在稠密些的人行处,刹把击打得车架山响,有一种惟我独尊的英气。每当有区间班车停在路边,便常常被人力蹬士包围其间,并时不时的有因争客而引发的吵闹和肢体战争的产生。你说,在这样的怀境下你能找得到城市的感觉么?这是不是是是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来的一种城市文明呢?我不知道。

虽然近些年随着城市建设的前进步伐,移民安居工程的逐渐落实,小城澎涨起来了,小城的人口密度大了。它的样子也产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公交车跑起来了,出租车在城里的各个里弄街口蹿进蹿出,极具繁忙之象。文化广场歌舞曼妙,人们个个神彩飞扬。主要的街口路头树起了红绿灯,还配备了电子警察。于是近几年来,当我每次从外地出差回到小城来,便再没有了以往那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情素,仿佛真正感觉到小城有了一丝丝城市的味道。隐隐的在心中便埋藏下了一份美好和骄傲!终究感觉到自己是完完全全地成为了一个城里人了。

可是后来,我找到的属于城里人的感觉被现实击打得粉碎了。走在小城里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围城高垒。专门的室就不用去说了,许多的房前檐下,铺前店边亦是骰声碌碌,幺喝绵绵。一群群的人聚集在一起围成了一团。当你开着车子走在街道上,你便不得急死才怪。红绿灯只能是专门为车子而设置,于人来讲,可起不到半点作用,没有一丝一毫的约束力。正由于这样,小城里的交通事故是频频产生。车碾了人不是新闻,人把车轧坏了才是真正的新闻。现在的情形较之从前是翻了个个:只有车给人让道。以人为本嘛,人的个体固然高于一切,孰不知开车的他也是个人咯?

记得有一次我开着车子在老菜场的拐角处转弯出来,这里本就很狭窄,人又多不容易通行。哪承想有个靓女斜着身子,一手叉腰站在路当中打手机,我赶忙鸣笛示意,请她让道。没想到她竟不理不睬专心打她的电话,我也心生暗气,便按住喇叭不放,让它叫个不停。没料到那靓女竟冲我嚷开了,说我吵着她了,影响了她打电话。我又好气又可笑地回了她这么几句,我说:妹呀,对不起了。这路我也是交了交通建设附加费的啰,我也可以走的唦。如果你是给相好的打电话也该是在没人的地方去说悄悄话的,不能占道经营哟,你说是么?一番话语以后,靓女让到了道边我走了出去。

还有一次,我听一位在交警部门负责事故处理工作的同学告诉我说:有一名司机,经过一事故的发生地,肇事车辆已逃逸,伤者大概五十余岁的年纪,伤势堪忧。这位司机可是个好人,便停下车来主动把伤者扶上车送到了医院救治。按说这一家人当好好感谢这位司?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司机从此惹上了一身的麻烦。伤者家人找不到肇事司机却缠上了他不放,把他弄得头痛不迭,大呼好人难做,真是好人难做!

我常常在想,之前人们之间那种朴素的情感现在都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是被人遗忘了?在我眼前树了个大大的问号。

去年冬季,因了母亲的原因在老家住了一段时间。由于久长地没有回来住过,老屋里是空空如也,要用的家什都得重新置办。这时候,便有乡亲们劝我说不要添置了,你又不在这里长住,如果少了甚么,大家伙帮你凑凑拿来用一下不就行了?还省得浪费。白天、晚上的有乡亲们来看望母亲,在家里坐坐。并不断的嘱咐我说,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的话,虽然言语一声就行了。这是一份多么朴实的情感,没有造作,没有娇饰,是那末的自然和美、透着亲切。它时时感动着我,让我恍忽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记得当年无论是去洲头上打草还是在i田里春插和双抢,乡亲们总是老早的就相互联络,以便相互搭把援手渡过难关。这时候的人们无需多用语言来表达,冲你点个头,冲你笑一笑,便全都明白了彼此间的心事。这与住在居民楼里的感觉是绝然不同的两回事呢。住在了乡下,我恍如又找回了那份失落了的情感。

只是,当我今天坐在叫做怡然斋的书房里的时候,看着手中的笔,我的心情是怎样也怡然不起来了。我觉得我一直以来既不是生活在城市,也没有生活在乡村。我是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夹缝里,既闻不到城市的浪漫气味也嗅不到乡村的清纯味道。

我一路旁皇思量,徘徊、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路上。

虽然近年随着城市建设的前进步伐,移民安居工程的逐步落实,小城澎涨起来了,小城的人口密度大了。它的模样也产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公交车跑起来了,出租车在城里的各个里弄街口蹿进蹿出,极具繁忙之象。文化广场歌舞曼妙,人们个个神彩飞扬。主要的街口路头树起了红绿灯,还配备了电子警察。因此近几年来,当我每次从外地出差回到小城来,便再没有了以往那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情愫,仿佛真正感觉到小城有了一丝丝城市的味道。隐隐的在心中便埋藏下了一份美好和骄傲!终究感觉到自己是完完全全地成为了一个城里人了。

可是后来,我找到的属于城里人的感觉被现实击打得粉碎了。走在小城里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围城高垒。专门的室就不用去说了,许多的房前檐下,铺前店边亦是骰声碌碌,幺喝绵绵。一群群的人聚集在一起围成了一团。当你开着车子走在街道上,你便不052D型在多个方面都有了重大提升。甚至有人认为得急死才怪。红绿灯只能是专门为车子而设置,于人来说,可起不到半点作用,没有一丝一毫的约束力。正由于这样,小城里的交通事故是频频产生。车碾了人不是新闻,人把车轧坏了才是真正的新闻。现在的情形较之从前是翻了个个:只有车给人让道。以人为本嘛,人的个体固然高于一切,孰不知开车的他也是个人咯?

记得有一次我开着车子在老菜场的拐角处转弯出来,这里本就很狭窄,人又多不容易通行。哪承想有个靓女斜着身子,一手叉腰站在路当中打手机,我赶忙鸣笛示意,请她让道。没想到她竟不理不睬专心打她的电话,我也心生暗气,便按住喇叭不放,让它叫个不停。没料到那靓女竟冲我嚷开了,说我吵着她了,影响了她打电话。我又好气又可笑地回了她这么几句,我说:妹呀,对不起了。这路我也是交了交通建设附加费的啰,我也可以走的唦。如果你是给相好的打电话也该是在没人的地方去说悄悄话的,不能占道经营哟,你说是么?一番话语以后,靓女让到了道边我走了出去。

还有一次,我听一名在交警部门负责事故处理工作的同学告诉我说:有一名司机,经过1事故的发生地,肇事车辆已逃逸,伤者大概五十余岁的年纪,伤势堪忧。这位司机可是个好人,便停下车来主动把伤者扶上车送到了医院救治。按说这一家人当好好感谢这位司?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司机从此惹上了一身的麻烦。伤者家人找不到肇事司机却缠上了他不放,把他弄得头痛不迭,大呼好人难做,真是好人难做!

我常常在想,之前人们之间那种朴素的情感现在都到哪里去了?是否是被人遗忘了?在我眼前树了个大大的问号。

去年冬季,因了母亲的原因在老家住了一段时间。由于久长地没有回来住过,老屋里是空空如也,要用的家什都得重新置办。这时候,便有乡亲们劝我说不要添置了,你又不在这里长住,如果少了甚么,大家伙帮你凑凑拿来用一下不就行了?还省得浪费。白天、晚上的有乡亲们来看望母亲,在家里坐坐。并不断的嘱咐我说,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的话,虽然言语一声就行了。这是一份多么朴实的情感,没有做作,没有娇饰,是那末的自然和美、透着亲切。它时时感动着我,让我恍忽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记得当年无论是去洲头上打草还是在i田里春插和双抢,乡亲们总是老早的就相互联系,以便相互搭把援手渡过难关。这时候的人们无需多用语言来表达,冲你点个头,冲你笑一笑,便全都明白了彼此间的心事。这与住在居民楼里的感觉是绝然不同的两回事呢。住在了乡下,我仿佛又找回了那份失落了的情感。

只是,当我今天坐在叫做怡然斋的书房里的时候,看着手中的笔,我的心情是怎样也怡然不起来了。我觉得我一直以来既不是生活在城市,也没有生活在乡村。我是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夹缝里,既闻不到城市的浪漫气味也嗅不到乡村的清纯味道。

我一路旁皇思量,徘徊、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路上。

去年冬季,因了母亲的缘故在老家住了一段时间。由于久长地没有回来住过,老屋里是空空如也,要用的家什都得重新置办。这时候,便有乡亲们劝我说不要添置了,你又不在这里长住,如果少了什么,大家伙帮你凑凑拿来用一下不就行了?还省得浪费。白天、晚上的有乡亲们来看望母亲,在家里坐坐。并不断的嘱咐我说,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的话,虽然言语一声就行了。这是一份多么朴实的情感,没有造作,没有娇饰,是那么的自然和美、透着亲切。它时时感动着我,让我恍忽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记得当年无论是去洲头上打草还是在禾田里春插和双抢,乡亲们总是老早的就相互联络,以便相互搭把援手渡过难关。这时候的人们无需多用语言来表达,冲你点个头,冲你笑一笑,便全都明白了彼此间的心事。这与住在居民楼里的感觉是绝然不同的两回事呢。住在了乡下,我恍如又找回了那份失落了的情感。

只是,当我今天坐在叫做怡然斋的书房里的时候,看着手中的笔,我的心情是怎样也怡然不起来了。我觉得我一直以来既不是生活在城市,也没有生活在乡村。我是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夹缝里,既闻不到城市的浪漫气味也嗅不到乡村的清纯味道。

我一路旁皇思量,徘徊、游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路上。

明然,中国散文学会、江西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中国•鄱阳湖文学研究会会员。

明然创作观。

将灵魂植入文字,文字栽种心田。任她肆意舒展自己的触角,在文学土壤中触摸生活的每个细节,感受生命四季,领悟四季物语,以出世、入世情怀,以无为姿态,直达生命主题。

“头号杀手”脑卒中治疗新选择:先声药业依达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浓溶液获批上市
灰指甲是指甲发黑吗
先声药业与百时美施贵宝合作 风湿免疫领域创新药恩瑞舒?成功上市
先声药业阿巴西普在中国上市,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康复有希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