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真尊传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白火焰烧蛟龙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6:42

真尊传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白火焰烧蛟龙

“不要,不要,不要过來,”

“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鬼火焰,啊啊啊,”

惨叫声不断延绵,荡漾在周边

真尊传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白火焰烧蛟龙

,凝霜冷眼观看,沒有一点怜悯的目光,她在悔恨的同时,心中还是很感激秦风的,要不是秦风來到了这里,阻挡住了他,她的身躯恐怕就真的要落到他们这小骗子手上,

“该死的家伙,好好享受吧,”

心中发狠,希望秦风可以继续炽烤他的身躯,最好就让他的灵魂都化作了秦风的火焰的一份子,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定中,

亏她这么相信他们,连妖丹,意识海都完全开放了,想不到他们竟然是狼子野心,不怀好意,想要夺取她的身躯,这是不可饶恕的,欺骗了我,欺骗我的感情,无法原谅,

“秦风,给本姑奶奶烧死他,最好一点都不剩,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好,”

“秦风,这次本姑奶奶就原谅了你之前的行为,只要你狠狠折磨他,”

之前秦风所做的与现在的这几条蛟龙的行为比起來,算不了什么,他们这样的行为彻底让凝霜愤怒了,她的尊严,她的信任,就这么被他们完全的践踏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人家早就计算好的,自己正好撞上了枪口,可是你们也不能这样子对待我,想要我的身躯,直接夺取就好,为什么要欺骗我的,践踏我对你们的信任,

“遵命,姑奶奶,这可是你说的哦,”

“本姑奶奶说到做到,不会再记恨你了,之前的一笔勾销,现在你给本姑奶奶狠狠虐待这个该死的家伙,要是不死,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得令,”

“我说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就得罪了我的这个姑奶奶呢,现在人家生气了,想要放你走也不行了,真是难做啊,你说该怎么办,”

“呜呜呜……,”

剧烈的疼痛感,让他的灵魂都撕裂开來,好像有人把他的身躯一刀刀割下來,撒上盐,再割,撒上盐,再割,撒上盐,那种痛苦,痛陈心扉,痛入骨髓,言语都不清晰起來,大喊大叫的他,此刻已经精神萎靡,

恍然失神的他,怒火充满了心头,赤红的眼睛看着秦风,愤恨道:“小子,你你……不得好死,有本事你烧死我,不要让我有机会出去,否则,我要亲口吃了了,我要喝你血,咀嚼的你肉,我要……,”

“呦,还嘴硬呢,看來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好,我就让你继续好好享受吧,”

火焰升腾,黑白相间的火焰,再一步靠近了他的身躯,挣脱不开秦风强劲有力的左手,晃动几下,还是沒有办法,身躯还是呢被秦风紧紧握住,无力再挣脱的他,放松了身躯,悲壮看着秦风,道:“你最好烧死我,不过要是我死了,她应该也会陪着我的,黄泉路上多一个陪伴,至少不会觉得孤独,哈哈,”

“哦,你说……,”

“沒错,我的灵魂已经和她的肉体有了联系,只要我死了,她也活不久了,你來啊,烧啊,你不是很嚣张的吗,烧死我,我就让你烧,”

“來啊,有人陪着,我不怕,你來啊,你來啊,”

红色小蛟龙愤恨盯着秦风,嚣张的语言不断喷出,只要他死了,凝霜的身躯也会随着他一起消散,他的灵魂在凝霜的灵魂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占据了凝霜的身躯,占据了这个意识海,凝霜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了,他才是,唯一的,

“只要你舍得她和我一起死去的话,你就烧啊,烧啊,”

他都已经打定了主意,秦风不会这么做,只要把他的命和凝霜的绑在了一起,秦风就不敢轻举妄动,他说完之后,秦风手中的动作一顿,那团诡异的火焰也放下來,冰冷看着,

“小子,你怎么不烧了,你不是要杀死我吗,來啊,我就在这里,给你杀,你來啊,”

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他浩然不惧秦风,挺起了胸膛看着秦风,任由秦风随意打砸,嚣张一世,秦风微笑看着他,淡淡道:“你还真是搞笑,我只不过是手累了而已,你觉得我会放着这么一条蛟龙不杀吗,说实话呢,我还真的沒有才尝试过蛟龙肉呢,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呢,”

秦风嘴唇舔舔下巴,垂涎看着红色小蛟龙,诡异看着他:“你说你要是死在了这里,外面的那个身躯是不是就是我的了,至于她吗,你觉得有你这个蛟龙珍贵吗,”

秦风丝毫不在意凝霜,饶有兴趣看着红色小蛟龙,这时候,他惊慌了,秦风的眼神已经告诉他了,秦风一点都不在乎凝霜的死活,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自己的身躯,想要尝一下蛟龙的味道,

“她可是你们的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那又怎样,我就是想要吃你,”

“那又怎样,她……不是你的……同伴吗,”

说话都结结巴巴起來,这与他想好的可不一样,按照他所想的,秦风应该会直接放开了他,求他放过凝霜的,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啊,”

“你觉得她会是我的同伴吗,”

“我……,”

从他们的关系中,怎么看都不像是同伴,最多也就是走到了一起,沒看到秦风和凝霜一直來到了这里,就沒见过他们两个说过话,而且,从凝霜的口中知道,凝霜只不过是他奴役的一个妖兽罢了,是奴役的,

一条霸天银蛇,和一头七阶蛟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谁更加重要,如果是他,也会毫不犹豫抛弃了凝霜,一头七阶的蛟龙尸体,全身都是宝,尖角可以炼制成武器,鳞片可以制作护甲,肉可以吃,血液作用更加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体质,要是有可能的话,还可以使身体变成龙体,

一比较,就知道了优劣,正是这样,他才更加恐慌,不过秦风接下來的一句话,更加让他绝望了,

“而且,再说了,你什么时候控制了凝霜的身躯,她的灵魂可是在我的手上呢,你看看,”

秦风手中摆出一个灵魂体,白色的小蛇,符文贴满了整个身躯,上下游动,从容貌上看,正是凝霜,看到了秦风手中的灵魂,红色小蛟龙更加疯狂的,癫狂地凝霜着秦风手中的那道灵魂体,惊恐道:“你怎么会这种奴役的手法,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怎么会,你怎么会,你到底是谁,”

奴役的手法有很多种,每一种都不一样,大部分奴役妖兽的手法都是打上了一个禁止,禁锢住妖兽的灵魂,让他们听自己的话,要是不听,那道禁锢就会不断折磨它们的灵魂,知道你听从它们的命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其他的都与那种差不多,唯一一种不同的奴役手法,就是传说中的连灵魂都抽出來,这是一种无解的奴役手法,除非你找到了使用手法的人,夺取了他手中的那道灵魂,仅仅是这样还不行,还要解开其中的禁锢,不过那种禁锢只有那个奴役的人才会,

他不帮你解开,你就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都要活在他的奴役之下,不可能逃脱,而且更加恐怖的是,他只要念头一动,就可以知道你的所有,想法,秘密,即使你不想说出來,他也是会知道的,就算是你有一点点的歪念头,他都可以知道,可以说,这种奴役手法已经彻底断了你的所有,

“我嘛,我就是我啊,还能是谁啊,”

“不可能,不可能,你……,”

已经无法再保持冷静,在秦风手中的那道灵魂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白做了,只要那道灵魂体还在秦风的手中,他就永远都不可能夺取到凝霜的身躯,即使驱赶了凝霜的灵魂,还会有秦风手中的那道灵魂控制住了,而且秦风的奴役手法可是还经过了改良的,

通过了他的因果线,串联起來,把肉体,灵魂,气旋,都连在一起,保证了秦风可以彻底控制了他们,即使是换了身躯,什么都换了,只要你沒有死,身体还沒有化作灰尘,还是被秦风牢牢控制住,

“你还是回到你原來的模样吧,这里不是你能待的,”

秦风手一挥,玄奥的波动,从秦风的手中的那道灵魂体一昂,荡漾起來,泛起了一丝波纹,荡漾在无边的冰雪世界中,雪花飘落的意识海,此刻都瞬间停顿住了,变换了起來,秦风手向着凝霜的灵魂体一弹,一根丝线从凝霜的灵魂体散发出去,

嗡嗡

穿过了重重的空间折叠,拍在了红色小蛟龙的身躯上,啪啪两声之后,红色小蛟龙灵魂变得虚无起來,任由他跑到哪里,那根丝线都会出现在他的位置上,

一番抽打之后,一个印记从他的灵魂身躯上飘了出來,秦风手一伸,握在手中,轻轻一捏,那道印记仿佛显得那么脆弱,在秦风的手上,咔嚓就裂开了,化作粉碎,散落一地,

“小子,尔敢,”

“啊啊啊啊,”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预约看病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预约专家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检查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