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赵志红极可能是真凶改革

发布时间:2020-05-21 07:51:39

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赵志红极可能是真凶

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赵志红极可能是真凶 首页多彩生活文娱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赵志红极可能是真凶 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赵志红极可能是真凶 Posted on 2014年11月24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 澎湃 李坤 图呼格吉勒图案(亦称“4.9”案)能够走进再审程序,许多的证据链来认定。以这个作为唯一的物证根据,是靠不住的,也不是科学的。据我的记忆,当年呼格案的证据链,并不是很充分。澎湃:有报导说,当时提取了现场的精斑,但后来丢失了?赫峰:我看过呼格案的档案,单看案卷不是这种情况。以被害人在现场的姿态来看,一看就是遭受了强奸。这样的现场,必须提取体内的液体或分泌物。但在案卷里,并没有提取的记载,也没有鉴定的结论和结果。应当有,却没有。澎湃:判决书有提到呼格曾承认过犯法事实,呼格的家人认为,他曾遭受过刑讯逼供,有没有这类可能?赫峰:不排除这类可能。在一份检察院阶段的笔录里,呼格倒是没有说他被刑讯,但他说不准吃饭、喝水、解手等。里面有一个触及诱供的内容,说是(办案人员)对他说被害女孩没有死,认出了他,只要他交代了就“没你事了”,就能回家了。这最少算是一种欺骗。在这份笔录里,他也说了人不是他杀的。澎湃:也就是说,这份笔录颠覆了之前的说法,终究有没有引发了检察院的重视?赫峰:对这件事,我也耿耿于怀。这样的供述出现后,依照法定程序,必须逐一核对,既要查清有罪的问题,也要查清无罪的证据。但在案卷中,我并没有看到下文。为什么是这样,由于我不是当年的办案人,其实不清楚。呼格案主要负责人曾私审赵志红澎湃:赵志红交代后,专门成立了复查组,你是复查组成员?赫峰:一开始我是复查组成员,后来有其他工作就退出了。我记得,公安这边的结果就是赵志红是真凶。而且,相干部门还不止组织了一次复查,答案和我们移交给检察院时一样,就是赵志红。澎湃:听说赵志红交代这起案件后,当年主管呼格案的领导,曾私自提审赵志红?赫峰:有这回事。当时,赵志红虽然交代了,但我们还在核对中。大概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样子,有同事跟我说,不好了,他(呼格案的主管领导)自己带着人去(审判赵志红)了,也没有跟领导打招呼。按理说,他不应当去审判,我都不会去审判,当时只有我们的审判组的同志去。我说这事大了,第一得让他回避,第二要转移羁押地点,第三将本来看守的民警换成了武警,定了严格的看守制度。澎湃:他突然去提审,会让人有一些不好的联想。赫峰:我个人认为,他也是从一种善意的角度来提审赵志红,也是想搞清赵志红说的是否是真的。我需要说的是,当年的呼格案,并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我听说他现在的压力很大。澎湃:有人说,当时办理呼格案的人,几近都得到了升迁?赫峰:不能这样说。公安没有这样的说法,也没有这样的做法。好比办了一个大案子,可以立功受奖,但不会说因此升迁。有些同志(参与呼格案侦办)本身也工作了许多年,依照程序,够条件的也该升迁了。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水库岸边停放的警车车顶架起了探照灯: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相互学习甚么?下一条 Next post: 美国启用机器人抗埃博拉几分钟就可以消毒一个房间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治疗女性乳房结节的药物
静脉血栓怎么治有效果
如何治疗便秘最有效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