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巫师世界 215 旖旎 2

发布时间:2019-12-04 18:46:04

巫师世界 215 旖旎 2

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在不影响自身前进的前提下,安格列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手在栅栏上一撑,直接轻巧的翻过去,脚步尽量收敛起声响。

缓缓朝着石屋走过去。穿过一小片草坪,站在石屋前。

石屋除开门之外,还有一扇窗户,呈圆拱形。

安格列轻轻伸手贴在窗户上。一丝丝银色金属蛇一般从缝隙钻了进去。然后迅速只听到极细微的咔的一声。

窗户被慢慢打开了。

窗前正好是一张单人木床。床上薄薄的一层红色毛毯下,南希整个人趴在床上,金色长发散在白色枕头上,毯子下边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在月光下反射出淡淡的象牙光泽。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得正香。

安格列从腰囊中摸出一点黄色的细粉,轻轻对着南希一洒。

黄色粉末飘散飞落,居然仿佛融入空气中一样,半空就消失不见了。同时间,周围的声音仿佛瞬间消失了一般,虫子的叫声,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声,都直接迅速变小,然后消失。周围陷入一片安静。

安格列这才从容的打开门,从正面走进去。

走到床前,他静静凝视了一会儿床上的女孩,轻轻揭开她身上的毯子。

“额”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希的另一只手。

这女孩一只手的三根手指都直接伸进了自己的身下,大腿内侧,一点点亮晶晶的液体在月光下反射着湿漉漉的光亮。看样子是睡前就是在一直做着那种事。

她身上什么都没穿,居然是裸睡。

似乎是身上的凉意惊醒了南希。她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看了眼面前的人影。

“妮妮别闹了”她翻了个身,居然继续准备睡觉。

忽然南希身体陡然一下僵硬起来。她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安格列嘴角一弯。

“是我。”他低声说着。

“格林大人?!”南希彻底僵住了,右手快速从下面抽出来,却不料手上还拉出几丝细长晶莹的液体丝。

“别看!!”她惊叫起来,连忙查过毛毯盖住自己。整个人一下子坐起来,靠到床脚背抵着墙。

脸上脖子上身上。全部泛起了玫瑰一般的淡红。

安格列好笑的指了指她床铺上的原处,那里居然还有一小块湿漉漉的深色水渍,灰色的床铺垫套上似乎已经被打湿透了。

“啊!!”南希赶紧又扯着毛毯去盖住床铺上的水渍。脸上顿时露出又羞又气的神情。

安格列上前一步,突然伸手,一把将南希揽到身上。右手顺着毛毯伸进去,轻轻在她光滑的背部抚摸。

“就今天晚上吧,成为我的人。”

南希一时间还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觉得浑身一阵滚烫。她胸前丰满的部位在两人胸膛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她也想过很多次和安格列好的情景。却没想到会是这个时候。

虽然这是很多助手和巫师之间的类似关系,不过她从未有过这种经验,只是愣愣的下意识摇头。

作为一名女生。她从最开始的被衣食无忧,宠爱有加,身上叠加这无数光环。到后来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无依无靠。整个人沦落到几乎走投无路的地步。

她很早就想要有一个安全的依靠了。

而且无论男女,只要是人,都会有那方面的。她也不例外,这个世界这类事情一向放得很开。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听到这方面的传闻和情景。

这让她这几年更是难以忍受。只能自己用手解决。

沉重的压力,没有快乐的生活,压抑的环境,让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宣泄自己的无奈和郁结,却没想到很快这种方式就上了瘾。

昨夜她依旧还是这么自己宣泄着入睡。

没想到居然被安格列撞了个正着。

“不要在现在,好么?我还没有准备好。”她浑身裹着毛毯,低头嗫喏的说着,根本不敢去看安格列的脸。

“没关系,反正你早晚是我的。”安格列松开怀里柔软滚烫的身体。脸上浮现一丝惬意的微笑。

南希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如果仅仅只是性的关系,那和他以前在学院时遇到的那个学徒有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要想找到她这样的类型,这种还没有这方面经验的漂亮女人,除开自己从小培养外,几乎是凤毛麟角。

所以他并不着急,南希就像一盘美食。需要慢慢的一点点的品尝,然后最后才能完完全全尝到她所有的味道。

他能够感觉到。南希对他隐隐有着自卑后的崇拜感。那是经过巨大反差后产生的复杂心理。而且在这种时候,他也是南希唯一的希望和依靠。她迫切的想要得到一种超越现有关系的更密切关系。否则就只不过和那些随时可能被巫师们抛弃的护卫相差不大。

“好了,明天见。”安格列微笑着轻轻捏了捏南希的脸蛋,感觉到她的面颊烫得厉害。

转身离开石屋。安格列快步翻过栅栏,回到别墅。

从一时的旖旎中恢复过来。安格列直接走进自己的卧室,开始沉下心神冥想。

只能成为前进的动力,而不是拖住脚步的累赘。

这个世界终究是以力量为准,如果他没有力量,那么也不可能享受到这样的依附和美好。

所以绝对不为了一种60xs停滞不前,这是安格列在前世地球时就明白的道理。

享受却不能沉迷,把它当作调剂和生活的点缀就好。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时。

安格列从冥想中醒转过来,披上一件黑色的休闲长袍。打开房门走出去。

站在二楼走廊上,下边的客厅已经隐约传来细微的动静声响了。

他从木质扶手探出去往下看。

下边大厅里,南希穿了一身灰色毛衣裙,是那种上衣和裙子是一整件的灰色毛衣。搭配黑色的鹅绒裤袜和鹿皮小靴子。看上去异常漂亮诱惑。

特别是黑色鹅绒裤袜将她修长浑圆的双腿完美的凸现出来。

南希此时正弯腰整理着沙发上的垫子。

安格列的视线顺着她闭拢得没有一丝缝隙的双腿

,缓缓往上,一直延伸到大腿上方,那处灰色毛线裙内的一片幽深黑色里。

“蛮不错的打扮。南希你无论哪天都很漂亮啊。”安格列收回视线,走过走廊一边说着。

南希直起身,转身看过来,看到安格列的瞬间,她脸上顿时也微微泛起一丝红晕。

“您起来了?早点给您准备好了。”她低声行了一礼说。

“看来当初我决定让你作为助理,算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安格列走下楼梯,身上披着黑色银边的长袍,柔软的棕色短发。修长的身材。虽然面容看上去不算俊美,不过那双淡金色的眼睛却让其平白增添了几分神秘和危险的诱惑魅力。

他微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下,矮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盘蘑菇肉片汤和夹了菜心的两片白面包。

这种两片面包中间夹着其他的菜的食物。和安格列前世地球上吃过的汉堡一样。不过这里的面包要干硬很多,咬起来是酥脆的。

南希站在他身边,按照惯例等着他吃完后再收拾餐具。

安格列几口吃掉手上的夹心面包。喝了几口汤,拍掉手上的面包屑。

“对了,这些天我没出来的时候,有什么额外的事么?”

南希点点头,脸上红晕也稍微退散下去了。

“有的,附近啊!!”她惊叫着一下子紧紧捂着裙子。

安格列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下边的毛线裙里,按在她的臀部上,正好被她狠狠按住手。

“请别这样”她低声说着,脸红得厉害。别过脸不敢看安格列,语气里带着丝丝哀求,“别人会看到的。”

安格列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暖柔软的触感,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别担心,只是开个玩笑。”他慢慢抽出手,轻轻闻了下手背上的体香。

“我只是想闻闻看昨晚的味道还有没?”

南希浑身皮肤再度泛起玫瑰红晕,等到安格列完全抽出手。她才连连退了两步。

“格林大人”南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又不敢靠近安格列。只能低着头,听着安格列慢慢喝着热汤的声音。从意愿上,她愿意把自己交给安格列,但却又不想这么随便。以免让安格列看轻自己。而且这种事情,让她把自己的身体完全展示给另外一个异性看到。这让她有种更加赤*裸的羞耻感。

仿佛自己的一切秘密和60xs都在别人的视线中暴露无遗一般。

不过南希好歹也是三等学徒,很快便调整过来。

“大人,下次请让我把话汇报可以么?”

“当然。”安格列耸耸肩,“你继续。”

“前天的时候,住在附近的西瓦巫师大人亲自过来拜访您,发现您正在闭修,所以离开时给了您一份邀请函,邀请您去他的别墅拜访。”南希正色说。

“西瓦?”安格列摸了摸下巴上的一点点胡子,“说起来我住在这里这么久了,还真是没和周围的巫师相互拜访一下。邀请函呢?拿来给我。”

南希走到客厅壁炉前,将放在上边的一份黑色皮纸卷拿过来,递给安格列。这次她却是显得异常警惕起来。时刻注意着安格列的双手。

安格列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这女孩难道还以为男女之间做那种事时就只是关了灯摸黑?别的就这么难以接受。

接过纸卷,轻轻展开。

淡黄色的皮纸卷上,画着一只黑色乌鸦的图案,很是逼真,如同一只活乌鸦随时可能从上边飞出来一样。绿色的小眼睛正好看向阅读纸卷人。

乌鸦下边写着一行有些潦草的黑色字迹,用的是安格玛语。

‘尊敬的格林巫师,我是住在你附近的西瓦.瑞尔塔。前不久从深红高原回来,才知道您搬到了我附近,或许我们相互可以走动走动。如果您愿意的话,希望在五年内过来一叙。’

然后是一副简略的小地图,上边标出了西瓦的位置和安格列的位置,穿过小湖后,中间还相隔了一小片森林,看上去并不远。

安格列看完纸卷,重新又卷好,丢到沙发前的矮桌上。整个人有些慵懒的陷入沙发中。软软的沙发几乎将他整个人完全陷进去。

南希此时也知趣的出去自己活动了。

安格列轻轻抬起右手,食指指甲上一凉,泛起冰蓝色光晕,冒出丝丝白烟。

丽丝佩尔的声音顿时传进耳中。

“你生气了?”

“对不起,我不怎么懂和人说话。资源的事,是祖母大人插手了。我也没办法。”

“谢谢你。”

连续三次印记留言。

安格列无语的摇摇头。这丽丝佩尔就是个典型的宅女,被家族捆在家中几乎没有一点和同等朋友交往的经验。估计她这上百年估计是一直活在祖母大人的监控和保护中。

现在资源方面大部分还回去了,剩下的,作为他和丽丝佩尔之间的交换也算是公平。这边的事扯平了。

他现在打算先稳定一下液化精神力程度比起气化阶段有什么特殊的不同。之后就准备去拜访一下这个西瓦巫师。

(未完待续)

长沙优植医院廖正其
黄河医院
惠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安顺羊癫风医院
癫痫中药治疗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