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西风】风娃(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1:54

我小时候,风娃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模样,老相。小小脑袋上全是褶皱纹,好象从来没有个展开过的样子。雷家桥人叫他风娃,大队里登记的人口本上写的是蜂娃,蜂是蜜峰的蜂。

他娘怀他的时刻,着实让村里男人吓了一跳。隆着个肚子从雷家桥上过,头望着桥头顶上那片云,一脸的晕一脸的红,还一脸的高兴温柔劲儿。

那年月,村里的女人都跟病秧子豆芽似的,打不起精神杆儿。奶没奶样,腰沒腰身,连屁股都缺少了些似的。其实啥都不缺,就是缺了个女人样儿。

他娘倒好,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就连胸口两只奶也争先恐后,把村里男人的目光男人夜里做的梦都勾搭得紧紧的。

女人骂她是破鞋,男人明里也骂她破鞋,夜里却对着那只破鞋说宝贝心肝儿。

他娘怀他时不省心,生他时也不省心,似乎怕了这世界,他就是在他娘肚里不肯出来。

痛了他娘三天三夜,痛得他娘开始骂,骂家里的鸡骂门口的狗,骂那些半夜里在门口鬼鬼祟祟的男人。唯独不骂他,生怕他不肯来这个世界喊她娘。

他折腾他娘,就是不肯出来。仿佛知道出来,就是要挨苦挨许多目光挨许多骂似的。

他娘急了,又骂起了他爹,骂起了那个在前山坡躺了两年安息了两年的男人。死鬼,你倒舒坦,躺在那土堆里晒阳光,留下我孤儿寡母受罪。

那男人在土里不言不语,倒是那一群在棋盘厅里看热闹的女人心里冷笑。这关那个前山土堆里的男人屁事,你要骂就骂那半夜溜门爬墙在你床上快活的男人。

半夜溜门爬墙的男人不只一个,在家里急得跺脚,在厅里跺又在院里跺,就是不知道这女人肚里是不是自已的种。

那个死鬼男人的种肯定不是。那男人在世时,腰也是这样的腰奶还是这样的奶,田还是那块田,劳苦耕作了几年连个稗子也没冒一棵。这男人一走一安息了,这田里便疯冒稗子长稻谷长棉花桃子。

风他娘嫁到雷家挢时,也是一根没水没肥的瘦豆芽。娘家人多,家里穷,两个哥哥二十多岁了都沒讨上亲光着身。

女人十四岁时,娘就寻思着给她拣个富裕好人家,换点彩礼钱给两个哥哥换媳妇。女人十六岁就嫁到婆家。婆家也不很富裕,但仓里有粮,还有几十亩水田。婆婆和一个学生娃就收着田租过曰子。

女人嫁来时,丈夫还是一个学生样,有时放学回来时,丈夫还在婆婆怀里吃两口奶。

女人嫁到婆家,就象狗尾巴草插到了南瓜墩上,疯长叶子疯伸腰杆腰身。风娃他娘到了雷家就象夏天的荷,又长绿儿又含苞儿。

几年功夫,豆芽小媳妇又长成了荷花仙子似的。学生娃放学回来不往娘怀里拱,只往媳妇衣襟里钻。后来学生娃大了,声音也变了样,虽然还是小,男人的样子显山露水了出来。

可男人还是小了点,只听到响声却没动静,女人还是一朵花,含着苞儿却沒结着籽儿。

后来一夜之间,原来沒田的租田的都有了自已的田,成了田的主人。当作彩礼的那十亩水田没让娘家哥哥娶上媳妇,倒让娘家人成了地主。婆婆是地主婆,丈夫家的二十亩水田一夜之间全插上了佃户的名字,与婆婆家再无瓜藤。

农会给婆婆家留下几块荒地,小男人似乎也一夜长大了,不再往女人衣襟里钻,一个包儿便别了娘别了女人出了门。因为读了书,被安置到工地上打风爆炸石头,丢了一条腿回来。回来的夜里听到窗外猫叫狗叫,女人不停地叹气翻身。

男人看着女人那桃花一般的脸,想到这年月家家户户都缺粮饿死老人,唯独自己家的母亲和女人红脸花色,便明白了窗外的猫声狗声。男人叹了口气,第二天女人找他时却在村前的一口水塘里。

那些年沒上过风娃他家床的男人村里沒几个,村里人说。村里的女人都恨她,她生产的时候村里女人都挤在棋盘厅里。都想第一眼看出这女人生的孩子眉角鼻棱,然后和自已家男人模样比较。村里男人那时也挺着急,既想这女人生的孩子象自己,又怕象自已被自家女人捏住把柄,只得在家里院里厅里干跺脚。

我母亲说,风娃出生时,因为女人奶水足营养好,一出娘胎就胖乎乎的,眉是眉鼻子是鼻子,脸上嘟嘟的皮肤一吹就好比桃花一样的泛晕红。

风娃出生的一个月后,他娘便用红包袞着风娃在雷家挢转。周围村子的男人也在雷家桥转,看到风娃胖乎乎的脸就笑。坏坏地看着他娘说,会叫爹不。风他娘也坏坏的笑,不叫爹,就会叫一个爸。男人又笑,不会吧,这么小就会叫爸。风他娘还是笑,不信,你让他叫你一个爸字。

风娃的脸布满了褶皱,就象一个核桃核儿,沟横交错。

这事是出在风娃满周岁那天,婆家摆满了一棋盘厅的酒桌子,村里男人都来喝酒,还有周围村里也来了几个,都是接济过女人粮油米面的。

男人喝了酒就口无遮拦,那些黑夜里的事就露了出来。两个男人在酒席上打起了架,为的是那风娃的两个酒窝。甲男人说,那酒窝儿就和自已一模一样。乙男人说,那叫肉锅儿,生来就是好命,和自已家的儿子一个模子里铸出来一样。

风娃他娘抱着风娃在门口冷笑,心底里笑。忽然起了一股风,那风也怪,刀子似的,刮得大人脸痛,刮得风娘怀里的孩子哭。风娃他娘用手去拍怀里孩子,用手去摸哭着的脸,安慰他。却突然怔住手不敢动。风娃那一对好看的酒窝不见了,风娃的脸起了一道沟,又起了一道沟,沟沟横横爬上了脑,象一只桃核。

我在雷家桥听过风娃娘的故事,那时风娃娘牵着风娃四处乞讨。象一只老母猴牵着一只小猴过雷家桥。桥头几个男女聚在阳光底下打纸牌,风娃对着一个男人喊,爸。旁边的人笑,喊你爸呐。那男人抬头看着风娃又看着那个风娃旁边破衣褴褛的女人,脸上有了颜色踢了风娃一脚吼了一句,滚。

风娃似乎被男人吓着了,哭了起来,哭出的腔还是爸。风娃只会两个字,喊人时是一个字爸,哭腔时两个字爸爸。

风娃他娘死盯着那男人,那男人低下了头。他娘说,娃,他不是你爸。

其实雷家桥包括周围十几里村庄没有一个男人是风娃他爸。我娘告诉我,风娃的父亲是一个养蜂人,那年春暖花开,养蜂人到了雷家桥,风娃他娘在一棵桐花树下认识了养蜂人。我娘又说,那桐树是成了精的,风娃他娘不该在桐树下和养蜂人有了那事,生的娃都是桐子痨。

也有人说,风娃他爸是风娃他娘的娘家一个堂哥,他娘嫁来雷家前就和堂哥相好。后来她娘嫁来雷家,堂哥时常半夜在窗外学猫叫狗吠。而至于雷家附近的人上过她娘的床的事则是子无虚有,多半是这些男人自作多情在外人面前显能捏造,将家里的柴油米面偷送给风娃她娘的事倒是有的。

后来我也离开了雷家桥,去外地谋生。我娘给我打电话时,我娘提起过风娃的现状,风娃他娘去年夏天在一次带风娃乞讨时中暑死了。

现在风娃又能多喊了一个字,娘。每次风娃过桥时,眼晴都望着桥头天空中那片云,就象那年他娘怀他时隆着肚子望那片云一样。喊娘,有时喊一字,有时是两个字娘娘。喊两字时多半是受了委屈喊人家爸时被人踢了一脚疼痛得喊,娘,娘。

共 26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带有现实主义色彩的传奇小说。小说描写了一个典型时期的典型人物--凤娃他娘。凤娃他娘出身贫苦,十六岁时以十亩水田的身价嫁给了一个地主家正在上小学的孩子当童养媳,生活的改善使凤娃他娘出落得丰满如荷,自是情窦初开风流万种,但小丈夫还不黯人世,自然情无所依。凤娃他娘没有受封建礼教的约束,她红杏出墙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小丈夫受伤致残,回家得知真情后弱水而亡。这使得村里的男人们更加垂涎,登门跳窗纷纷光顾,以致凤娃他娘怀孕也不知孩子的亲爹是谁。凤娃出生后,他娘不畏世俗,摆酒庆贺,不惧冷眼,抱孩子四处招摇。她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随着岁月的流逝,环境的改变,凤娃他娘人老珠黄再无人照顾,沦为乞丐,牵子乞讨,最后撒手人寰,将孤独无助的苦难留给了凤娃。作者以现实主义的笔法,描写了一个典型人物的命运,笔法独特,立意深邃,展示了人性与礼教的碰撞,读后使人震撼,思索,遐想。生活的真实性,强烈的暴露性和批判性是这篇小说的最大特点。推荐欣赏,感谢投稿西风。【编辑:海牛】

1 楼 文友: 2018-04-1 22:48:40 付老师的大作我是头一回编辑,理解不到之处请指正,海涵。

2 楼 文友: 2018-04-14 18:21: 4 富有乡土气息的小说,体现了一个普通而又可怜女人的命运。弱女子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悲哀!拜读付老师的精彩小说,祝老师创作愉快!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楼 文友: 2018-04-14 2 :15:58 一个弱女子在丧夫的情况下,本应受到乡邻村民的善待,但却屡遭排斥,非议和欺辱,就是因为她有几分姿色,男人垂涎,女人嫉妒。遇到不测,还要落井下石,这是人性的顽劣!老师文章写得有深度,学习了。 感谢生活 有剥夺也有馈赠

治疗脖子疼的好方法
小孩子咳嗽有痰
关节积液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退行性骨关节病治疗药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