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资源价格改革眼下时机正好资源价格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9 09:34:53

资源价格改革:眼下时机正好_资源,价格

编者案: 去年下半年以来,有关资源价格改革的消息十分引人关注。年前国家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提高天然气出厂价格,并实行新的天然气出厂价格形成机制,紧接着,发改委又宣布2006年将取消电煤价格临时性干预措施,电煤价格走向企业自主。可以说,这些举措拉开了一系列资源价格改革的大幕。那末,资源价格改革究竟应该怎样来推进呢?值得辩一辩。 郭建宏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博士) 高辉清 国家信息中心发展研究部 邓聿文 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副编审 经济发展资源瓶颈愈来愈强{TodayHot} 主持人:资源价格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讲,会引发价格体系的整体调整。谈到资源价格改革,就不能不提到去年10月由国家发改委召开的"资源价格改革研讨会",在那次会议上,传出了对资源部门进行全面改革的信号。随后一系列能源产品价格的调剂,拉开了2006年的资源价改。从这个意义上说,2006年的经济工作或许是从能源价格改革起步的。为何在2006年要全面铺开资源的价格改革工作呢? 邓聿文:实际上,2005年底,资源部门的市场化改革就已经出现全面加速的态势。而所只不过那时客户没什么兴趣。“各金融机构选择质押式回购来缓解资金紧张的燃眉之急有这些针对资源和公共福利的改革,我认为都有一个深入的背景,这就是我国经济发展的资源瓶颈束缚越来越强。中国经济是建立在资源使用的软约束基础上的。尽管我们早在"九五"计划中,就有了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的提法,并指出这是实现今后十五年奋斗目标的关键所在。但十年过去了,增长方式却丝毫没变,一个重要因素即是我国资源产品价格长期受管制,明显偏低,从而鼓励人们滥用和浪费。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才提出要"综合应用财税、价格等政策手段,促进能源资源的节约和有效利用,构成全社会自觉勤俭资源的体制机制"。 郭建宏:资源部门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战略部门,进行市场化改革是必然的选择。由于资源部门的特殊性,为了保证经济改革的稳{HotTag}步推进和宏观经济的稳定增长,资源部门的市场化改革长期滞后。进行资源价格改革,理顺资源产品价格关系,使其能够真实反映资源产品的价值和市场的供求状况,有助于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高辉清:目前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相对滞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市场机制作用的有效发挥。 "11五"计划建议提出,全部"115"期间,在实现201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的基础上,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下降2成左右。这意味着,每一年单位GDP能耗须下降4.4%左右。明显,依靠现行的经济增长模式和资源消耗方式是不可能达到这1结果的。这些目标既不能靠喊口号,也不是靠下行政命令就能够实现。惟一可行的方式就是依靠市场手段,让市场机制这只"无形的手"去引导人们自觉地往这个方向上走。 当前是资源价格调剂的较好时机 主持人:资源价格改革为什么现在才全面推开?在资源价改的时机掌控上,有甚么用意? 高辉清:任何一项改革的推出,社会上关注的常常是具体内容,而部门则往往更加关心出台时机和后续影响。一样的政策,如果时机选择不当,不但难以到达预期目的,而且还可能带来一些难以掌控的负面影响。我认为这个时机选择是比较好的。因为这次价格调整方向大多都是向上。因此,一个直接的担心就是:通货膨胀是否会马上降临?但从目前的现状和发展趋势看,这种担心正好可以与另外一种担心对冲,从而产生"负负得正"的理想效果。这另一种担心就是:通货紧缩是否会很快来临?由于从1997年以来,我国一直就在进行着反通缩的拉锯战,8年中有3年物价是负增长。其主要根源在于就投资和消费的严重失衡。从目前趋势看,由于投资项目的在建范围异常庞大,前所未有的新增产能将会从2006年开始陆续出现。届时,如果没有相应的总需求来"对冲",一场史无前例的通货紧缩立刻就会来临。所以,在今年推出这些价格改革政策,恰好能够防范我国经济运行跌入通货紧缩的泥潭。 邓聿文:正如我前面所讲,我国正在进入工业化中期也即重化工业阶段,这1阶段的特点就是经济增长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和矿藏。我国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但国家实际上其实不直接占有资源,一方面是国有企业代表国家占有资源,通过向国家缴纳税收和利润的方式体现矿产所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是地方代表国家占有资源,地方通过允许集体或者其他性质的小企业采矿的情势,收取税收和管理费来取得利益。许多资源靠行政审批划拨,还有许多资源无偿开采。但对国家来说,届时国内的能源和矿藏用完了,只能向国外进口,本钱更大不讲,还要受制于很多不可控因素。另外,由于在目前节能的技术和工艺还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所以,经济增长的资源束缚比以前显得更加突出,再不改变这类浪费使用资源的情况,或许还没等到重化工业阶段完成,中国经济就因无资源可用垮下去了。而从现在来看,最有效的勤俭方式就是通过价格手段来调理资源的使用。 资源价改不宜全面铺开和急速推动 主持人:资源价改尽管是必要的,而且选择在目前这个时机出台也现出改革者的小心谨慎,但这毕竟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涉及到亿万群众的切身利益,在当前劳动力价格没有大幅提升,贫富差距、地区差距趋于严重和企业依赖廉价资源日久的情况下,处理不好,极可能造成"双输"后果。 郭建宏:的确这样。当前我国资源价格进行全面市场化改革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并不成熟,不宜全面铺开,急速推进。 首先,资源价格改革可能会破坏宏观调控的成果。资源价格的放开将会直接致使作为经济源头和基础的资源产品的价格上涨,从而增加下游产业的生产成本,并通过价格传导机制的作用,将会直接推动下游产品的价格上升,形成通货膨胀的压力。 其次,资源价格的上涨有可能影响我国的经济增长。一方面直接增加了消费者在水、电、气等公共资源产品上的支出,另一方面通过价格传导提高了其他消费品的价格,增加了居民的生活本钱。这不仅直接下降国内的总需求水平,而且也会下降消费者的实际生活水平。另外,资源价格上涨还会削弱我国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第三,资源部门自身对市场化改革的准备还不充分。由于资源部门的特殊性和历史原因,资源部门大部分依然是垄断经营。在没有破除行业垄断,形成充分竞争的情况下,冒然放开价格,垄断厂商将会毫无疑问地制订垄断高价,攫取高额的垄断利润。而希望通过价格改革使资源产品生产过程中的资源破坏和环境污染成本内部化的良好愿望也不可能实现。由于垄断企业可以通过垄断价格将这些本钱转嫁给下游企业和消费者,价格放开并不会对垄断企业产生将外部本钱内部化的激励。结果将是使资源价格改革变成一次资源部门向下游产业和消费者掠夺垄断利润的利益再分配。 此外,相应的社会保障和补偿机制尚未到位。在进行资源价格改革的同时,必须同步建立相应的保障制度或补偿机制,保证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不会恶化。这不仅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也是资源改革成功的保证。 高辉清:很多人特别是老百姓对资源价格改革很担心,这是正常的。对资源价格如何改革,我认为要掌握好节奏,在石业等垄断还没有有效打破之前,现在还不能放弃对资源产品的"定价权",否则,不仅不能带来"市场定价",反而会带来企业操纵的"垄断价格"。另外,能源价格上涨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我们必须预先制订好对冲措施,以保证能源价格改革能够顺利进行。从一个更宏观的视野来看,资源价改还要处理好市场机制和宏观调控、价格改革与配套改革、不同产业与不同地区以及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四个方面的关系。总的原则是,资源价改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减少对资源配置和价格形成的干预,建立起以市场定价为主的资源价格构成机制。但改革不是放任物价的涨跌不管,对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特别是对垄断性、公益性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要进行适当干预。还要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合理调剂资源产品的比价关系,建立健全相干行业价格联动机制,和上下游产业之间、地区之间的利益调节机制。 邓聿文:资源价改的实质,是对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它面临着一个改革的历史本钱在不同利益主体间的分担问题。所以,如果改革主导者只想在保持资源行业垄断体制不变的情况下单纯提高资源价格,那末,这就意味着只能由公众特别是弱势群体来承当改革的代价。应该说,这类改革思路是非常危险的,教育与医疗体制的改革就是前车之鉴。因此,有关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应该考虑到改革被扭曲的可能性,建立起改革的反扭曲机制。否则,对体制弊端的改革往往会演化为对既得利益集团锦上添花的措施。资源价格改革要打破垄断,要完善资源税收 主持人:从2006年起,国家将逐步对资源类产品开征"权利金、资源税和特别收益金"。如何来理解这一政策的变化? 邓聿文:在资源价改的进程中,必须辅以配套的财税政策,用不同的税率这游戏也关门了。别相信一夜暴富的神话。来平衡供求双方的利益。税收杠杆的应用,1是由适时开征资源税,以实现企业外部本钱内部化;2是通过减税等手段舒缓上游涨价对中下游企业和居民的冲击;三是在中国税负已高居世界各国与地区前列的情势下,应将所得资源税高效、公平地返还给居民。另一方面,我国资源税客观上也有上调的空间。不过,仅仅上调资源税还是不够的,要避免资源行业垄断企业盘剥资源使用者的事情出现,关键在于价格开放的时候,供给是否能得到相应的确保。目前我国垄断行业改革仍然严重滞后,普遍存在经营效率低下、服务质量差、价格较高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最根本的是逐步开放市场,实行政企分离,使垄断企业成为自负盈亏的竞争主体。 高辉清:我国现行资源税属于从量定额征收的产出税。从1984年起正式开征。这种从量定额征收的模式具有管理本钱相对较低、财政收入相对稳定等优势。但由于征税范围很小,资源税税收总额一直很少,在我国税制体系中只是一个小税种。另外,资源税税额长期偏低和税负延续下落的状态,已经无法有效发挥资源税调理资源级差收入的功能,也很难增进资源的合理有效利用。通过提高资源使用费率,增进资源开发、利用更加合理、更加珍惜,加速资源所在地的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和财政优势的转化,更好地保证我国资源"国有民享"的权益,无疑成了资源价格改革中的当务之急。 郭建宏:在当前形势下,除提高资源税外,我认为,资源价格改革应采取分类进行,逐步推动的策略。一是资源部门自身的改革深化应当先行。资源部门大多是国有企业在垄断经营,比如石油部门,从勘探、采掘、炼油、进出口到零售,基本是由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三家垄断。资源部门应在进一步明晰产权、转变企业经营机制的同时,适当放开资源生产环节的经营权,引入竞争,提高资源部门的生产效力和技术水平。2是对不同的资源产品逐步进行分类改革。第三,必须建立有效的补偿机制,保证消费者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利益。另外,要从根本上避免资源价格改革损害民众利益,须强化公众的参与,提高公众对改革的话语权。

体癣和股癣有什么区别
华邦制药苯磺贝他斯汀片的效果
TX振东
央地合作新典范 太极集团加入央企战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